安卓下载

扫一扫凤凰彩票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凤凰彩票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凤凰彩票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贵老师

时间:2019-11-05 10:39:35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凤凰彩票
作者:书罄

贵老师的长相让人一眼看上去,从头到脚就像一部方方正正的书柜,走起路来,后脖颈鼓得硬铮铮的,两只胳膊很僵硬地在后面背着,原本就是一个固定的书柜,只是多了两条会移动的腿。

贵老师走在路上要见了熟人,他马上改变了人们对书柜的木呆印象,他的脸会一霎间活泛起来,那种笑容,跟僵直的全身相比,完全是两件不配套的物件。

那次我从几千里外回到老家,恰好碰上贵老师在我们家聊天,贵老师看到我,很时尚地用大拇指做了个上翘的动作,说,你好啊,看你爸妈来了,你真是你妈教育出来的好娃娃,本质好。我也经不住夸,就把来家时给父母带的好吃喝一古脑掏出来,摆在桌子上,我妈挑了两件最好礼物,一包茶叶、一罐奶粉,装到袋子里硬塞给了他,说,娃娃的一点心意。贵老师稍微推托了几下,就停下了,拿东西时的那种被动,就像战场上等待乖乖就擒的俘虏似的,我妈让拿,就听话地拿上了。

第二天,贵老师又来家了,贵老师说他专门给我送点石榴来,是他家树上结的,一共两个。我看见,石榴都长得灰蒙蒙的,就像在家放了几年似的。我妈说:不要!快你拿回去给孙子吃。但贵老师一定要放下,说不管咋样,这是他的一片心意。

贵老师一走,我妈就让我送到他家去,我说我不去,我妈非得让我去,我拗不过我妈,我悄悄地把石榴放下,空人去了。

贵老师看到我去他家,激动地把他家的包了十层八层的电脑给我打开看,又把他家的那间锁着的书房打开让我看,书房里到处积满了灰尘,地上书上残留着虫子爬过的印子,床上也放着书,他谦和地笑着说,看你喜欢看啥?自己挑去,我啥书都有。

说实话,我这几年因为有手机,一点都不喜欢看书,但贵老师总觉得我很爱看书,他又那么热情,我要装作爱看的样子,我就翻看了起来,这些书上面还留着别人的墨汁、元珠笔划拉的课本,我惊奇地发现,有几本老版小人书、旧杂志、竟然是我的小人书,那是三四十年前我靠一分二分给我妈要钱积攒着买的小人书,也被他收留成了他的藏书。

还有,他递给我一本上面写着县印刷厂印的内部交流材料的县志,说我要喜欢了,就拿上去看。出于客气,我就拿上了。

我看到应该属于我的小人书却进驻在他家的书房里,本来我应该生气的,我竟没怎么生气!也刚好我妈打来了电话,让快点回来,我把十块钱放在贵老师桌上,我就跑了。

我还没进门,贵老师随后又跟上来了,贵老师给我说,他知道我是这巷道里唯一的文化人,又这么爱看书,他给我又另找了两本,都是本县上名人写的东西,说他想给别人看,别人不懂,只有我能懂。我大概翻看了一下,我说:贵老师,这上面是不是有你的作品呢?贵老师说,有我外甥写的,你看看写得怎么样?我才要看,我妈又从我手里一把抢过去,交给了贵老师。我妈说,你咋这么爱人的东西,这书不是白看的,都是贵老师卖的过生活的书,你要看,那巷道口的书店里多得很。

贵老师对我妈说,月桂妈,看在咱老邻居的份上,我把钱给你拿来了,如果不是你俩岁数大,我就把它撕碎打在你脸上。谁没见过个钱?我一月六七千哩,死了烧纸去都够哩,你把我当成啥人了?贵老师说的时候是笑着说的,但好像也是生着气在说,只是话越说越快,嘴角的白沫都纷纷往两边溢,不一会儿,两嘴角的唾沫已经挤成一团,要往下巴流了,他便用手掌使劲横着一擦、再一擦。

贵老师说,你看你干的啥活,这是你的女孩回娘家来了,跟我的娃娃一样,我给她看了就等于给我的女子给了,你这么帐算清,以后谁还敢跟你打交道?但我妈的态度还是很硬,把钱硬夹在他的书里,让他拿上回去。

他一走,我妈就好像想起了啥事似地说,唉,你别看贵老师小气,也可怜呢!可自从他的女人得病走了后,他就如同没娘娃一样,自己不会给自己做饭,一天到黑连顿饱饭都吃不上,经常走到哪里,跟饿鬼掏肠子似的,谁家有干馍馍抓住就啃,剩饭一点都不嫌。

我妈一说起来就没完,说虽然别人给介绍了个女人,可是,听说两个人又不太合得来,男人爱抽烟,女人闻不得烟味,两人又各住各的,贵老师还是吃不饱饭,我爸说,那天女人来剪头,不是说男人不给钱么?

半月前,贵老师一生气,就和新来的女人到民政局办离婚,刚好那天民政局排队办结婚的太多,贵老师等不住,就和工作人员吵了起来,说我是一个人民老师,我教过的学生成千上万,有博士、有教授,都没你们架子大,你们这是为人民服务吗,我要给你们的上级部门投诉。

他的这话一出,却没料想,把办证大厅的工作人员全都惹火了,说,看把你吹的?你那是个啥老师嗄,当了几年工人,哄的都是一二年级的娃娃,你自己都涎水不叽的邋里邋遢的,能教个啥教授、官员,你别丢人卖拍自己了,去把你拿个镜子照一下。

结果弄了个婚没离成,还生了一肚子的气!他的离婚还成了县上人闲谝的笑料。

贵老师的工资要六七千元,可就是舍不得给自己买点好吃穿,穿的一条裤子前面开口的地方烂了,可能是自己用大针脚缝的,白线明晃晃地在外头翻着,腰里没皮带,系着一根青布条子,他走路的时候,那根布条子就出来晃悠,惹得巷道的邻居们忍不住嘲笑一番,说,你瞧一下,你裤裆里的东西,都出来造反了,你咋弄的?饿的吗?贵老师就端着个书柜一样的身架,也不爱理,别人说别人的,他走他的,好像什么话都没听到似的。照常到吃饭的时候,带着孙子出去串门,也恰好在我妈的饭刚捞到碗里时,我家的大门就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我妈便把一碗饭让给了贵老师的孙子,我爸的一碗让给了贵老师,贵老师在端起饭吃的时候,很有志气地说,月桂妈,你看,我娘活的时候经常给我说过一句话:吃不穷、喝不穷,打算不周一世穷。所以,这巷道里除了走你家,我谁家的门里都不进去,有些人品不行,饭菜做得再好,放臭了,都没人去吃。

贵老师义正辞严正说着的时候,突然他儿子长海不知啥时候站在他面前,一把夺过他爸正捞面条的筷子,说,爸,你有处丢人还丢人呢?饭做好了到处找不到你的人,跑到这儿来混了,你混就算了,还把兴娃也带上?长海又转过脸对着我妈说:你们爱养活就养活吧,我还不管了!我妈回头看贵老师,贵老师时候已经走到大门上了。

这事过后,贵老师还照常来我妈家,我妈一到吃饭就说,快去回家吃饭去!我80的养活你一个60的,啥罪嗄?再别让你的儿问罪来了,连我老俩口的命都要了。长老师表情很平和地微笑着说,年轻人不懂世事,你跟那计较去,还不把人给气死?说话的时候,两眼却盯着桌上我刚端上来的稀饭。

我妈说,去把那碗稀饭喝了,贵老师说,我不喝,刚吃完出来。可是,贵老师的眼睛还在稀饭上瞅着,我妈就直接放在他的手上。

长老师有时候也喜欢给我妈在街上提包子,可别人的一个包子一元钱,他提来的总是贵伍毛钱,有时候,我爸妈的茶早都喝过了,他却才慢慢腾腾架着个书柜身子提着包子进来,我爸坚决不要,我妈却把钱给了他。钱给了,他说他也拿两个回去喝茶去。我爸和我妈便在家里放声大吵。

我爸说,那是个吃不起饭的叫花子,别让那叫花子进门了,我妈说,隔家邻壁的,你看你得罪那人干啥,好狗不咬上门客。以后把大门关紧。

为了预防我爸妈还会吵架,我一连关了一个月大门,刚关上的时候,我听见大门“嘭”地只响一声,然后就没动静了,关到一月的时候,贵老师再没登过我家的门边。那天,我妈出去转,看到了她身后的贵老师,贵老师故意装着没看见她,硬鼓鼓地挪着书柜样的身子,抢在我妈的前头走了。

我妈大声地叫了几声“贵老师、贵老师”,贵老师低头跨着大步就走出了巷道,我妈气不过,走到巷道口,给巷道口的二十说,你看,这个贵老师天天在我家连吃带喝,这才几天,一出我家的门就不认人了。二十说,我听说贵老师在河岸上端盘哩,我妈说,哎呀哟,你听伤脸不?六七十岁的人了,工资拿着哩,端盘子去喽?

那天我跟着我妈去河岸上,给山上的神庙去上香,我远远看见贵老师端盘子的那家馄饨馆。

到我们下得山来,再去看贵老师时,店老板说,贵老师刚叫阎王爷叫走了!外面的台阶上还摆着好多在垃圾箱里弄污了的书。

我妈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,唉,给我心上留了个人。赶快回家去烧了几张黄纸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凤凰彩票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凤凰彩票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凤凰彩票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伤感日志  伤感日记  感人故事  伤感故事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82578687@qq.com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